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2015.8.3

【方煜水仙三十题之代替应酬】
【题目来自北堂】
【严重偏题】

“哎,晚上喝酒去不去?”子墨推了推玩手机的本煜,有点不高兴,“这几天出去聚你就没一次来的。”
“你当我不想去?”本煜一脸苦逼,“方起鹤他根本不放我出去啊我又打不过他!我也馋酒啊我!”
大家一脸同情,小爱却突然提议道。
“哎?要不这样,你就跟他说是应酬,有客户什么的,不去不行。”
“嗯……?行吗这……他可是侦探。”
“嘁,他是侦探又不是神仙!”
“我试试吧…”本煜犹豫着拨通了方起鹤的电话,周围人都默契的安静了下来。

“喂?起鹤啊…嗯,晚上有个客户来,得跟着去吃个饭…啊?不行,说是必须去…嗯…那你自己弄点什么吃吧,我可能晚点回去…嗯,好的,拜拜。”

切断电话,本煜拍了拍小爱的肩膀,一脸欣喜。

“喝酒去!”

喝酒撸串唱K那叫一个疯,以至于本煜回家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灯还亮着,方起鹤看到醉的不成样子的本煜皱了皱眉,然而终于什么都没说,只拖着他洗了澡换了衣服就扶他去睡觉了。

次日本煜担心了一天,而方起鹤丝毫没任何怀疑的样子,一切如常。

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本煜同学壮了胆子,一个月内又参加了三次这样的“应酬”。回回都是大醉而归,嗨的不行。

“今儿还喝去吗?”白客拍拍本煜的肩膀,“今儿晚上KTV搞活动,果盘免费啤酒满五瓶免一瓶!”
“去啊为嘛不去!等着我忙完手底下的活儿就给起鹤打电话去!”
“好嘞那就八点饭店见,子墨已经订好了,307,直接去就成!”白客笑着走开,本煜便低头继续工作。

今天的工作任务有些繁重,进入了状态的本煜十分专心,以至于临近八点忙完之后他才想起还没有告诉方起鹤“应酬”的事儿。

掏出手机。

“喂,起鹤啊。”
“嗯。”
“今儿晚上我有点事,不能回去吃饭了。”
“又应酬?”
“嗯。”
“你这月应酬有点多啊。”
“啊?啊…对啊,这客户特难弄…我们都快急死了。”
“哦…在哪啊,我晚上接你去?”
“在万合酒店,离咱家挺远的我自己打车回去吧,你也不用等我自己先睡吧。我先挂了啊,拜拜。”
“等等。”
“嗯?”
“你跟客户定的几点?”
“八点…”本煜感受到了隐隐的不妙,却又无法不回答。
“我替你去吧。”
“……啊?不不,你别再吓着我们客户,我没事,那个,我先挂了啊。”
“八点万合酒店。你要是出现,那咱俩才会吓着客户。”方起鹤的声音十分淡定,“告我房间号。”
事到如今,没有退路。欲哭无泪的本煜已经预感到了腥风血雨。
“………307。”

挂了电话,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办公室,子墨白客小爱他们早已完成自己的工作走了,本煜拿起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8:05,叹声气,群发了一条短信。

“保重。”

另一边的饭店里,一桌人的手机同时响起。

“保重?”子墨皱眉,“什么意思啊这?”
“这啥意思?这都八点过了他还来不来了?”白客抓起手机,“我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

然而随着推门的声音响起,白客举着手机的手也就停顿在了半空中。

一样的装扮却绝对是不一样的气场。

“我来替他应酬,只不知,在座哪位是客户呢?”方起鹤挑眉,脸上分明是早已了然的笑,虽然这笑阴冷了点,“或者告诉我,是谁给他出的这主意?”
“刘小爱!!!”异口同声。
“卧槽你们就这么把我卖了啊?!起鹤大哥你听我解释啊,我这个,是本煜他自己非要来然后…反正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哎哎哎你别过来我报警了啊你别过来!!”

次日。

“他把你怎么了?”本煜捂着腰,关切的询问着小爱。后者瞪他一眼,没搭理他。
“打你了?不能啊,我家起鹤不喜欢动粗…”
“他要是动粗倒好了!省的拿阴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跟我说话!”
“他说什么了?”
“高深莫测的一堆成语我哪听得懂!就听懂一句,'你再敢乱说话,我叫你这辈子说不出话'!”
“……他吓唬你呢,不用理他。”本煜大大方方的笑了,却是子墨插了话来。

“真的不用理他吗?”
“嗯?”
“我怎么觉得你脖子上多了三道疤呢?”
“……这是情趣,你懂什么。”
“划在你身上是情趣,捅进我们心口那就叫谋杀了!”子墨白他一眼。

本煜正争辩着“我家起鹤才不是变态”这样的话题,叫兽就顶着光头走了过来。

“那个,晚上香飘飘的客户来吃饭,你们几个可都得去啊,应酬一下。”

叫兽宣布完毕就顶着光头走了回去,徒剩下捂着腰的本煜一脸懵逼。

“真特么应酬?!”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