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没想好题目5】
【方狄】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基本属于补充内容…所以跳跃了点…能看下去的都是小天使!】
【小天使们给我个评论吧嘤嘤嘤【滚】】

【哦对了完结了我也没想好题目,不如就叫无题吧!【滚】】


(十六)
轰走了白家兄妹以及雷轰,狄仁杰拽着方起鹤进了屋,面色不佳。

“几天了?”
“什么几天了?”方起鹤装作听不懂,挑一挑眉,自顾自坐下斟了茶来。
“装疯几天了?”狄仁杰调整了一下语气,坐在了方起鹤对面,接过方起鹤递来的茶杯。
“四五天吧。”
“为什么要装?”狄仁杰颇有些不满,“骗我就这么有意思是吗?”
“那你可真是错怪我了,”方起鹤意味不明的笑着,“方某只是担心痊愈之后狄兄不肯再收留方某,轰我走罢了。”
“知道就好,”狄仁杰瞪方起鹤一眼,旋即低下了头去,让方起鹤看不清他的表情,“赶紧收拾东西滚回方府去吧。”

“真舍得放我走啊——”方起鹤笑着喝了一口茶,压低了声音,平凡的二字生生被念出了抑扬顿挫的美感来,骤然凑近的身体让这二字更添了三分的暧昧,“怀、英?”

(十七)
诸葛王朗赶来的时候,方起鹤依旧气定神闲的喝着茶。

“哎呦方方——!”
“你来了?”
“哎哟喂——你可算好了,你都快急死我了你知道吗!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凉面让我焚尸灭迹已经变成热干面了,方方你就安心陪着狄——哎狄仁杰你怎么了?”王朗疑惑的看着趴在桌上的狄仁杰,他的脸深深埋进臂弯,一言不发也一动不动。

“哦,我刚问了他点事儿,他正在思考呢。”

方起鹤话音刚落,狄仁杰就诈尸似的蹭一下直起身来,活把王朗吓了一跳。

“我愿意。”

方起鹤笑意渐浓,王朗微微一怔,也了然的笑了。

“看见方方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那成,我先走了,方方你病刚好还是要多注意身体,狄仁杰——你注意腰。”

依旧是死不正经的语气,只是今天的王朗,没了大大的微笑,单单扯了扯嘴角而已。

(十八)
方起鹤能清醒过来,其实是很幸运的。

某一个深夜,还是疯癫状态的方起鹤睡不着,又怕狄仁杰数落他,就闭着眼装睡。然后他听到了狄仁杰的碎碎念。

方起鹤完全是当成一个故事去听的。这个故事虽然没什么吸引人心的剧情,却也算有趣。自那天之后,方起鹤每晚都要等狄仁杰念叨完才能入睡,而为了防止自己不小心睡着,方起鹤每晚都不停的掐着自己大腿——嗯,很痛苦的一段回忆。

在这个故事里,疯癫的他只能理解到一个很浅显的层面,那就是坐在床边的这人喜欢自己,当然,此刻的方起鹤并不知道这人就是狄仁杰。

被“喜欢”了很高兴,这是一个疯子所能做出的唯一判断。

直到某一天,方起鹤在院子里玩,听见狄仁杰的声音,那是他从未听过的暴怒。他循声而去,偷偷扒着门缝,看见了低着头一脸歉疚的白元芳以及叉着腰几乎要吃了人的狄仁杰。

“谁让你乱动我东西的?!”
“我不小心碰到,就……”
“我就这么点念想了你知不知道?!”

方起鹤顺着狄仁杰手指的方向看去。

一个断成了两截的烟斗。

方起鹤浑身一抖,往昔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狄仁杰深夜的叙述都变成了画儿,一幕幕的在方起鹤脑海里连成了完整的影像。

“咱们,来日方长——”

(十九)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这是二人确定关系之后狄仁杰问的第一句话。

“什么没问题?”
“王朗啊。他那么喜欢你,这样对他真的好吗?”
“不用替他操心,”方起鹤说的十分肯定,“他不是个跟自己过不去的人。”

是了,王朗从来都不是个跟自己过不去的人。

得不到的,不必痴等,求不来的,何苦挂念。

得知王朗娶亲是在半年之后,和一个样貌家世样样都好的姑娘。狄仁杰还曾担心王朗会对人家不好,然而去过几次发现自己担心的实在多余。那姑娘很懂事,王朗也对她百依百顺,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坦。

方起鹤打心眼里羡慕王朗的这份洒脱。如若换作是他,那定是一辈子都孑然一身,一辈子都孤独的活着。他看不开,也从来都放不下。

好在他得到了狄仁杰。

(二十)
狄仁杰在噩梦中惊醒,浑身大汗的坐了起来。

侧头看见方起鹤依旧睡得香甜。

……真是的,分明戒备心那么强的人,一年前一声咳嗽都能惊醒他,如今睡得倒是越来越沉了。

因为、信任我吗?

狄仁杰重新躺下来,满脑子胡思乱想。他突然想起了那一日方起鹤的话,时隔许久亦萦绕耳畔,声音好听的过分。

“方某如今身败名裂,不知怀英你——可愿搭救一把,让方某与你共度余生呢?”

END

评论(1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