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没想好题目4】
【方狄】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写的这么渣我也是很对不起大家…】

(十二)
“凉面那边有什么打算?”狄仁杰闲坐在屋里和王朗扯着些有的没的,一旁方起鹤自顾自玩的开心。
“就那货色,”王朗一翻白眼语气娇嗔,“敢动方方我还敬他是个角儿,没想到这才三天就爬上我的床来了。再等几天让他没了疑心就捅死他!”
“王朗你……为了报仇都卖身了啊?”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王朗绽开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这是有多喜欢方起鹤啊,你俩赶紧在一起得了。”

王朗瞥一眼狄仁杰,嘲弄挖苦的语气来的分外熟练。

“哟~怪不得我昨儿吃饺子找不着醋呢,敢情都在你这呢!”

狄仁杰瞪他一眼,而王朗自顾自给的方起鹤整理着衣服,甚至都没抬头,只是……语气中的凄凉失望这是狄侦探错觉吗?

“就算我喜欢他喜欢又有什么用,他喜欢的那个人总归不是我。”

(十三)
来说说白元芳吧。
知道狄仁杰收留了疯癫的方起鹤之后白元芳本来很生气,可他毕竟是个心地善良没心没肺的好同志,看着方起鹤实在没什么攻击力并且处境确实凄惨,也就没再加以阻拦。
甚至后来,白元芳和方起鹤成了很好的朋友,玩的非常开心——于白元芳,在方起鹤面前他感觉自己简直智商卓越,方起鹤更是小跟班似的颠颠的陪着他,这让白元芳很有成就感。于方起鹤,可算有个人能不嫌他烦不嫌他唠叨还能陪他玩弱智游戏了,皆大欢喜。

于是,当白元芳白洁雷轰方起鹤一起玩蒙眼捉人的游戏时,狄仁杰感觉自己简直是幼儿园阿姨,看护着这弱智四人组。

暮去朝来,一日又复一日的平静安宁。弱智四人组每隔几天就玩个痛快,王朗也时不时的过来看望。就这样,日子过的倒也算快。

方起鹤的眼睛由失明到看的模糊到看的见再到看的清,也不过九十个月的样子,本该开心的事儿,然而每个人都刻意躲着疯病不谈。

郎中所说的执念,方起鹤自然是有,能刺激的人也就在眼前。可是这俩人之前的关系太过复杂,更要命的是还都不承认彼此的重要性——至少之前如此。

所以狄仁杰不敢硬来,尤其方起鹤的性子刚刚和缓下来,刺激过头只恐适得其反。于是他选择了温和的法子,比如给他沏以前常喝的茶,比如给他做以前爱吃的菜。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十四)
街头向来是八卦的集散地,狄仁杰在这里听见王大妈跟刘大妈说东边的老赵头媳妇儿跟人跑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魔障了开始梦游,走到李家门口,人家以为是偷东西的,咔嚓,腿给打折了。

狄仁杰脚步一滞,灵光乍现。

于是,每天晚上方起鹤睡着之后,狄仁杰就坐在边上,神经病一样的叨咕叨。叨咕俩人以前的破事儿,敌对的破事儿,等等等等,试图用这种平和的方式激起方起鹤的记忆。

当然,“我喜欢你”这种话狄侦探也是不害臊的说了好几遍呢。反正三更半夜没人听得见嘛,口亨。

然而两个月过去了,似乎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所幸狄侦探已经接受了这种设定,他突然觉得方起鹤傻了也挺好,这样的日子挺和美的,甚至他还有点怕方起鹤清醒过来,因为那样事情又不知会向哪个方向发展了。毕竟现在,一切都能在狄仁杰的掌控之下。更何况,深夜一个人坐在熟睡的方起鹤身边念叨心事已经成为了狄仁杰的一种习惯,至于疗效,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这样挺好的。真的。

直到某一日,弱智四人组又玩起了蒙眼捉人的游戏。

(十五)
蒙着眼的白元芳一把抓住了方起鹤,得意洋洋的笑出了声。

而狄仁杰清楚地看到方起鹤的唇角扬起了一丝平和宠溺还有几分无奈的笑意,而并非以往疯疯癫癫的大呼小叫“不算数不算数重玩重玩”之类。

狄仁杰哐叽一下就傻了。

喜悦与忧虑两种情绪猛烈地冲撞在一起,砰地一声,撞出火花来,燃着了狄仁杰的内心。

白元芳倒是挺高兴的,傻乐着蹦了个高拍了拍方起鹤的肩膀,“诶方方,你今儿表现不错啊没耍赖,挺乖挺乖。”

方起鹤加深了那个平和的笑意,不经意间的一个抬头,撞见了狄仁杰的眼睛。

四目相对。

TBC

评论(1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