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没想好题目3】
【方狄】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八)
狄仁杰使上了全部的招数,左右算是把方起鹤哄睡了,他吹熄烛火,在黑暗中独自坐了好一会儿,方才起身出府,顾不及如今正是半夜三更,直奔了诸葛府去。

王朗打着大大的哈欠,不满的瞥了眼狄仁杰,拖长了音挖苦道。

“哟,我当谁呢,这不皇上身边的大~红~人狄侦探吗!这深更半夜的,也不知是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
“方起鹤被放出来半个多月了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如今你不管不顾的还有没有点良心?”

狄仁杰不理他的茬,直奔主题以至于有些急了,于是本来就压抑了许多天的诸葛王朗也被激起了火,站起身来,用那不离手的扇子指着狄仁杰骂道。

“良心?你跟我讲良心?方方他走到这步赖谁?”诸葛王朗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放了他真是便宜,依我看就该千刀万剐的让他长长记性!让他看清楚自己是怎么落得如此的!”
“他都到这般田地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就想看着他这样过完下半辈子是吗?”
“哪般田地?不就是无官无职沦为平民吗?我看正好!给他个清静,让他自己想出个清明最好,若输成这样他还想不通,那我没这个朋友也罢!”

狄仁杰微微一怔。

“王朗,你真不知道……他疯了?”

四目相对,两人都各自震惊而沉默着。

“………啊?!”

(九)
诸葛王朗一向是个沉得住气的人,表面看去轻浮做作,内里其沉稳程度不在方起鹤之下。这是他第一次失眠,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坐立不安。

次日清晨,诸葛王朗很早很早就来到了狄府,依着下人的指引一路小跑的奔向方起鹤的屋前,几乎是用身子撞开了门。看到方起鹤那一脸的傻笑,王朗就知道狄仁杰没有骗他。

“方方!”

方起鹤对于这个陌生的声音很是戒备,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方方,我是王朗啊方方,你还记得我吗?”

方起鹤呆滞且茫然的愣在原地,摇了摇头。

“我不认识什么蟑螂。”

“方方……”看见方起鹤这副又瞎又傻的样子,王朗一时心急,往前几步拽了他的袖子,“走,跟我回家,我给你找最好的大夫,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我灭了他全家,我……”

未完成的话语是被方起鹤打断的。他不要命了似的挣扎,用了浑身的力气挣开了王朗不算,还直把王朗掀了个跟头。摸索到桌上的茶杯,方起鹤冲着感觉上王朗所在的方向一个个的砸了过去。

与方起鹤这副有劲儿没处使的疯狂形成鲜明对比,诸葛王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方方,你……”

(十)
“如何?”

狄仁杰和诸葛王朗盯着那被誉为第一神医的人,都是火烧火燎的急。

“眼疾可医。用着我的法子,多加调理,不出一年可愈。”

狄仁杰微微的松了口气,王朗没有理会,继续追问。

“疯病如何?”

那郎中叹了声气,狄仁杰和王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二位大人恕我直言,眼疾在表,而此病在心呐。”
“我可以给你三倍的酬劳,五倍也好,只要——”
“鄙人才疏学浅,二位大人也是通情达理之人,莫要为难我才是。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他有所执念,人也好事也罢,爱也好恨也罢,有放不下求不得的东西在,以此为基础加以刺激,或可好转些许。说起容易,然而其一,他需得有这样的执念,其二,您二位得能刺激他,其三,纵使执念颇深方法得当,能否好转、好转多少,都要看老天爷给不给情面了。”

(十一)
“按理说,不该让他在你这搅和,可他死都不跟我走,我也没辙。”王朗一改吊儿郎当的不正经状态,分外难得的严肃了起来,“只能麻烦你了。衣食住行,都有劳了,花费多少银子,我双倍给你。”
“都这个时候了,说这些未免见外。”
“我这几日去处理凉面,你有什么事儿托人传话就是了。”
“王朗,以方起鹤如今的身份,街口要饭的都能随便打一顿出气,更别提凉面他还算个人物。当务之急,是如何医好方起鹤的眼疾疯病才是,你别再把自己折腾进去,得不偿失。”
“你放心吧。凉面和我做的都不过是同一件事——复仇而已。不必担心我,我不似方起鹤,没有可牵可挂可放一马的人在心头,”王朗看了狄仁杰一眼,虽是嘲讽的话却挂上了一抹苦笑,“我问你个事儿吧。”
“嗯?”
“你意识到自己对方起鹤分外上心了吗?”

分明是问句,王朗用的却是陈述的语气。

TBC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