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2015.7.27

【霸王餐】
【方朗】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设定诸葛王朗并不会武功】

(一)
诸葛王朗挨打了。

按理说,捅死人不眨眼的王朗在城里还是有一定威信的,但凡还想多活几年的人都不敢招惹他。这次打他的,正是一位外地来客,有点小钱,新开一家酒楼为生。

王朗其实是带了钱的,只是因为嫌这家菜难吃而死活不肯给钱罢了。掌柜的并不曾听闻王朗的名号,只以貌取人的认为他是个娘炮而已,于是招来三四个大汉,将他胖揍一顿扔出去了事儿。

王朗有着极深的城府,有着狠辣的心机,有着缜密的思维,然而抛却这些,他还真就只是个娘炮而已。不会武功,不堪拳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吃霸王餐,怎么说呢——也是活该挨打。

(二)
“方方——!”

诸葛王朗闯进方起鹤的书房,伴随着标志性的呼喊。话未落地,一位小厮就直追进来,哆哆嗦嗦地跪在了地上。方起鹤皱眉,却不看王朗,只盯着那小厮。

“我说过没有,我看书的时候,不许让人进来。”

“哎呦,我硬要往里闯,他哪敢拦我,”王朗一步三扭的走到方起鹤身边,娇嗔的摇着晃人眼扇子,复又抬眼冲那小厮道,“得了,这没你事儿,你下去吧,把门带上,我有话和方方说~”

小厮抬头看了看方起鹤,后者微微点头算是应允,前者这才敢逃难似的轱辘出去,严严实实地合上了门。

“方方,你说你怎么这么凶呢。”王朗推了推方起鹤的肩膀,装出一脸委屈,“方方,有人欺负人家。”

方起鹤侧了头去看他,王朗便扯开自己衣服,白皙的皮肤上一片连着一片的青紫格外刺眼。

(三)
“怎么回事?”方起鹤蹙眉,放下了手里的书。

“东边儿有个酒楼,掌柜的不长眼眉。”

“你若不惹他,他如何平白动手?”

方起鹤一挑眉,自己的男人,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王朗那货,又不定怎么招惹人家了。

“方方你向着谁呢!人家都被打成这样了你还说我!”诸葛王朗自知理亏,只得嗔怪的一跺脚,牙齿咬着下唇,一脸的可怜兮兮。

“你有那么多的阴暗心思,随便两下不就能让他家破人亡。何必来烦我。”

“方方,你不爱我了是不是?”

“挨打的是你又不是我,干我何事。”

“人家就是不想自己动手嘛~和那路货色对着干,人家嫌掉价儿!”

“帮你除人,我也嫌掉价儿。”

“方方,你不帮我是不是!哼,你果然是不爱我了,可怜我对你一心一意……”王朗说话的语调儿拐了八个弯儿,绕啊绕的,让人头皮都跟着发麻。他佯装着生气就往外走,终于满意的听到方起鹤低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那家酒楼叫什么名字?”

诸葛王朗背对着方起鹤,脸上挂起一个大大的微笑。

“醉仙。”

哼,就知道你才舍不得不管我呢。

(四)
三日之后,王朗便听说那家酒楼已然关门大吉了。至于是怎么垮掉的,王朗不知道,也懒得知道。下人来传,说是方府的管家来了,王朗沉浸于“我家方方效率就是高”的喜悦中,笑的媚到了骨子里。

“请进来。”

管家应声而入。

“我家老爷说了,您府上人手太少,恐照顾不周,因故送了个下人来伺候您。”

王朗挑眉看去,可不是那个揍自己的掌柜吗,此刻正哆哆嗦嗦的站在管家身后,还带着伤呢。哎呀,我家方方还真是暴力凶残——不过这样的凶残好讨人喜欢哟。王朗正这样想着,管家又开了口。

“我家老爷还让我带个话儿……”

“你说。”

“我家老爷说了……下次若在折腾出这幺蛾子,不必掌柜的动手,他第一个赶来打折您的腿。”

“………”

我家方方,还真是霸道呢。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