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2015.7.15

【前世今生梗】
【煜爱+方狄】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OOC 相爱相杀 如有不适请停止阅读】
【BEHE看个人理解了我觉得是HE】


(一)
“方起鹤你有完没完!”

狄仁杰看着这个高出自己不少的男人,分明是愤怒的吼声,却平白添了三分的无助。方起鹤好像是个神明,压制着他、戏耍着他,让他永远都摸不着踪迹。

可恶极了。

方起鹤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勾起的唇角加深了那个意味不明的笑意,眼底,是一片黑暗与混沌。

“能看到狄大人这般有趣的神色,方某,也是荣幸之至了。”

狄仁杰气闷,以至于乱了神志,不知该如何反驳。他只得瞪了那人一眼,气势汹汹的转身,然后甩手离去。

方起鹤凝视着那个背影,收起一贯的笑容,敛去眉眼里刻意表现的得意神色,默然无语。

(二)
“那是我从小的哥们儿,怎么就不可信!我都答应让他跟咱一块混了,你是要我食言吗!”

小爱盯着本煜, 把话说的很急。本煜稍稍直了直脊背,身子前倾,弹去了手中的烟灰。声音很淡,语速很缓。

“你当混道儿是过家家吗?不是我亲自探过的人我不会用,不然就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的兄弟你也不信吗!我你也不信吗?!”

本煜没有答话。小爱兀自点了点头,卷起了袖子,冷笑一声。

“好好好。张本煜…你行。得,那您自个儿找人去吧,您就自个儿玩去吧!我跟他干行吗?咱俩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别他妈再让我看见你!”

摔门走远点小爱并没有意识到,老死不相往来是一句多么可笑的话语。

(三)
“五天呐…足足五天,你才看破我的局吗?”

狄仁杰简直想把那个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手给剁下来。

对于方起鹤这路货色,狄仁杰一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按理说,该是恨,入了骨的恨,可多多少少竟还有些——知己的感觉。

棋逢对手的快意。将遇良才的兴奋。分庭抗礼的乐趣。势均力敌的满足。

方起鹤亦做如是感想。

如若不是政治立场上的对立,他们该是很好的朋友。琴歌酒赋,水碧山青,吟风弄月,北窗高卧。

可惜。此生无望。

步步紧逼的方起鹤像是把手架在了狄仁杰的脖子上,一点点的加深力道,一点点的剥夺去他的呼吸。不急、不缓,享受着这种猫捉老鼠的乐趣。事实上,有太多机会方起鹤都能将狄仁杰置之死地,而为了自己的恶趣味——又或许是不想太快失去这有趣的对手——方起鹤一次又一次的留给他一线生机。

那时的方起鹤不会知道,自己败就败在了这一线生机里。

(四)
“大哥,小爱那帮人越来越不像话了!明目张胆的跟咱对着干,特么就是冲着咱来的!大哥,兄弟几个想带着人去管管!”

本煜皱眉,有些无奈的窝进了柔软的沙发。是该管管。太嚣张了。可是对着小爱下手……

那天小爱走后,由于遵循着所谓的“老死不相往来”,导致本煜三个月都没听到小爱的半点消息。本煜担心小爱和那个所谓的兄弟势单力薄被人欺负出了意外,于是派人去打探一番。结果小爱倒是混的很好——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快速发展到了十几个人的小团队,只可惜这番关切的打探被小爱误会成了挑衅,于是从那天起,本煜的一切行动,都有小爱从中作梗。

短暂的沉默和长长的叹息,本煜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算了。”

“大哥,前两天那批货要不是他们在中间搅合肯定不会出意外的!这倒好,反弄的李哥那边以为咱耍花样!这帮人不管会出大事的!”
“算了。好歹是以前的兄弟。”
“大哥…哎,也就你这么念旧了。可是大哥你得小心点啊,那帮人可不是省油的灯!”

一语成谶。

小爱仗着年轻敢干,几乎是疯狂的扩张着自己的势力。就算如此,其实也根本影响不到本煜多年来稳扎稳打拿下的地盘。可小爱偏又有那么一股子好胜的心,三天两头的对着本煜发出挑衅。本煜念着不碍大局也就未曾理会过,直到有一天,小爱因为利益上的一些冲突,杀了本煜的两个弟兄。

这激怒了本煜。

(五)
与方起鹤慢条斯理步步为营的路数不同,狄仁杰的反击来的快速迅猛干脆利落。以及,并没有给方起鹤哪怕是一星半点的余地。

方起鹤坐在监牢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枕着手臂,躺在扎人的干草上,忽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与自在。

不知何时,脑海中闪现的一个人影打破了他的安逸。

……

他会来吗?

(六)
本煜喝下一大口酒,重重的把枪砸在桌子上。

看到弟兄尸骨的那一刻,他突然就认清了局面。那一边,根本不是什么善茬,根本不是乐得收手的人。整件事都在逐渐地脱离轨道,从头至尾也都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简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只让他越来越把控不住局面。

那个人的野心,远比他所想象的,要大得多。

“敢动我的人,他是不想混了。”

(七)
很多天过去了,那个人都从没有来过。

方起鹤笑了,不是以往虚伪做作的笑,而是真正的,显得有些癫狂的笑。

方起鹤倚墙端坐着,展平自己的衣衫,拂去袖上的灰尘。他理了理已然非常工整的头发,确保自己的样子干净而端正后,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含在了口中。

“狄仁杰,咱们缘分未尽,时日还长着呐。今生的帐啊,咱们来世再算,记着,你欠我一条命……”

那是方起鹤在人世间说的最后一句话。

方起鹤的死状实在太过安详,以至于狱卒过了半天才发现他已然断气。那男人阖着双眸,面上还挂着清清冷冷的笑,一如生时一般,高傲,孤绝。

(八)
小爱面对着本煜黑洞洞的枪口,不发一言。他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也知道这一切自己都操之过急。他甚至在想,如果把这几个月的作为放缓到几年,现在枪下的人,就会是本煜。

没有辩解。不曾哀求。硬扯上兄弟情谊旧日恩义什么的,也许真就能打动本煜。可惜小爱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我曾拿你当最好的兄弟,是你自己不知收手。”

本煜扣动了扳机,多少还是不忍心的,偏了头去。

他蹲下身来,手掌拂过小爱的面庞,帮他合上了双眼。

“若有来生,我定好好待你。”

(九)
“老板,咱这个客户也忒难缠了吧!我这个创意做的这么好他还不满意!”
“那没办法,钱在人家手里头,我也不能抢来啊!再改改吧,辛苦一下,我请你吃饭呀!”
“哎嘿!那敢情好!咱吃啥?”
“嗯……兰州拉面?”
“……抠死你得了………”
“嘿嘿嘿…”

那两人嬉闹着走远,并肩而去的身影,都快要于夕阳里融化在一起。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