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2015.7.14

【题:敌人】
【方狄】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纯属脑洞,OOC,我知道时间轴方面有一点问题,请大家忽略一下吧QAQ就假装侦探大赛上狄仁杰已经帮武皇办事儿了好啦!!】
【其实有一些我想表达的人物性格但是我写的好像太隐晦了我觉得没人能看得出来23333】
【分段有点频繁了…】
【BE】


方起鹤和狄仁杰,曾是很好的朋友。

那还是两人挺小的时候。方起鹤总是喜欢坐在屋里,看书,喝茶,有模有样的,颇是个大人物的范儿,而狄仁杰则喜欢东跑西窜,一会儿蹦去树林一会儿爬上屋顶,还美其名曰——“观察生活”。

玩累了,狄仁杰就溜达进方起鹤的书房,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直把方起鹤吵得没法看书,他就似得胜了一般的笑。方起鹤无奈的看着他,学着大人的样子叹一声气。

“哎……狄仁杰,你烦不烦啊。”
“陪我玩会儿吧,天天看书有什么意思。”
“增长学识总归有用。我还要习武。”
“就你那面瘫脸,习什么武!我帅气又帅气还特别帅气,习武才帅!不过我不想学罢了。”
“……狄仁杰,你能不能不这么自恋?”
“难道你不觉得我帅吗面瘫脸?”
“你才面瘫。”
“哼,反正啊,我以后要靠脑子,成为一个名侦探!要名震四方的那种,让大家都佩服我!”
“嗯。好。”
“你呢?你想干什么?”
“我?我是要干大事的。”
“大事是什么?”
“………不告诉你。”
“干嘛神秘兮兮的,真是懒得理你。”

随意的对话,狄仁杰也根本没放在心上,转头又一溜烟的跑去捉鸟儿玩了。方起鹤看着他的背影,稚气的面庞上浮现了些许与年龄不符的坚毅。

后来狄仁杰搬家了。分别那天,狄仁杰送给方起鹤一把折扇,掩了满心的不舍,装作无所谓一般的开着玩笑。

“等我以后名扬四海时,你若落魄街头没饭吃,可以拿着扇子为证,来投靠我哦~”

方起鹤只笑,不曾答话。

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与心思答话。

那一天,飞扬的马蹄踏碎枯黄的落叶,卷起数重的尘埃,而十岁的方起鹤,就定定的站在尘幕里,望着车辙,望着天际。

望着他最好的朋友,远去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消失在橘红色的夕阳下,消失在与他背道而去的远方。

“走了也好。反正,迟早都要与我形同陌路的吧。”

方起鹤攥紧了拳头,又倏地放开,折扇便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他没有去捡。

二十年后。

侦探大赛上,狄仁杰惊讶的望着方起鹤,几度想与他说话,而方起鹤只当不认识他,自顾自的站在一边。到了最后,方起鹤设下奇异的局,狄仁杰本可以看破的——只是被故友的冷漠冲昏了头脑——败下阵来。方起鹤把烟斗塞到狄仁杰的手心,微笑着说了句“来日方长”,拂袖便离。狄仁杰来不及思考,只顾着追出门去,以至于真正站在了方起鹤面前时只剩语塞。反而是方起鹤,看似温润的笑着,替他开了口。

“狄兄…有何贵干?”
“你……”
“我?在下,方起鹤。”
“不是问这个!你……你想干什么?!”
“方某一早就说过了。我要,干大事。”
“方起鹤,我劝你……”
未来得及出口的话被硬生生打断,方起鹤冷笑,有些多余的理着自己已然很平整的袖口。
“方某暂时,还轮不上你来劝。”
“你这是要逼我撕破脸面来与你对立吗?”
“呵呵…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我不想与你做对。我们曾经是…朋友啊。”
“狄兄知道有个词儿,叫自作多情吗?”
“……”

狄仁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而事实上,方起鹤也没给他回答的时间。那人转身而去,渐行渐远。狄仁杰怔在原地,望着方起鹤的背影,默然无语。

如同二十年前的方起鹤望着狄仁杰离去一般的场景。

自作多情。四个字如同冰锥刺在狄仁杰的心底。他忽然觉得很可笑,可笑于自己的念旧和天真。变了啊,早就变了啊。世道、公平、准则,一切的一切,早就都变了。

都变了。

狄仁杰死死的攥着烟斗,直至指节泛白。终于,他坚定的转身,朝着与方起鹤完全相反的方向,毫不犹豫地、大踏步地走去。

那么,就做敌人吧。

我绝不留情。

你说我们是来日方长,而我说——

我们,至死方休。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