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2015.7.13

【小段子】
【方狄】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今天想更方狄的一个BE文章,但是构思的不太好,来几条逗比小段子充数吧】
【OOC】
【太喜欢黑化的父王了】
【不黑化的也喜欢】
【反正就是怎么样都喜欢!!!】

(一)
狄仁杰从来都是个闲不下来的人。
而方起鹤恰恰是一个非常能享受清闲的人。

于是,在一个清闲的早晨,方起鹤坐在院里品着茶,不发一言。狄仁杰逗逗花弄弄草不久也烦了,坐在了方起鹤对面。
“我想玩须须。”
“……”
“当你默认了哦。”
其实同不同意都一样吧。方起鹤默默吐槽。
于是狄仁杰用方起鹤的须须摆出了各种各样的造型,玩的不亦乐乎。
许久,他终于消停下来,坐回方起鹤对面。
“玩够了?”
“嗯。”
“那该我玩你了。”方起鹤放下茶杯,缓缓站起了身。
“嗯?啥?诶诶诶你你你干嘛你放我下来方起鹤你大爷!!!”
被扛着扔到床上的狄仁杰欲哭无泪。
“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狄仁杰?”


(二)
狄仁杰站在店里,对着一个烟斗挪不动脚步。方起鹤站在他身旁,淡静的笑着。
“想买?”
“嗯。”
“没钱?”
“嗯…”
“这几天好好伺候我,我买给你。”
“……老子像是那种轻易低头的人吗!”
“啧,我倒忘了你一身傲骨。那算了,走吧。”
“方起鹤………”
“嗯?”
“鹤鹤………”
“少来。”
“就算我不答应你你天天晚上不也是……如狼似虎的嘛……”
“那可不一样。伺候的意思是,你要主动的取悦我讨好我呢。”
“不要脸…”
“你管我。倒是你…要烟斗还是要脸?”
狄仁杰气闷。
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要烟斗。”


(三)
“教我武功吧!”
“嗯?”方起鹤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书生。
“教我武功吧!”
“你不适合那些。”
“我长得帅智商高什么都是一点就透的!你是不是怕我会了武功超越你啊!”
“……你真要学?”
“嗯!”
“呵呵…别后悔。”
狄仁杰回味着那个笑,一时脊背有些发凉。
果然。
“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要死要死要死啊啊啊啊啊方起鹤你大爷!!”
“啊啊啊啊啊你轻点啊我说嗷嗷嗷出人命了救命啊救命啊!!!”
“啊啊啊啊啊我不学了还不行吗!!!”
方起鹤停了手,不满的蹙眉。
“你也太不禁折腾了吧。”
“我第一天习武好吗!!!”
“可我记得,你第一次与我……咳,还是很经折腾的啊。”
“……不要想起那种奇怪的事情好吗!!”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