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2015.7.12

【题:“自首吧”】
【煜墨】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灵感来自昨天复习的报告老板古惑仔那集,大概有些OOC…情节取于歌曲《伤》】
【请大家自行脑补本煜黑帮状态】
【BE…嗯求别打我】
【有道理不通的地方都请假装没看见吧我尽力了结尾处子墨的啰嗦就是因为我想把道理弄的通顺一点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叫子墨,是一名出色的卧底。他用了一年时间打入内部,又用了一年时间接近他们的老大,最后,用七年成为那个人最信任的助手。时至上周,他已掌握了所有涉案人员和犯罪证据,于是秘密通知警局,于今天夜里开展抓捕行动。

多年的卧底生活将子墨磨练的冷静而内敛,他静静的坐在窗边看着并不美好的夜景。起风了,随后是暴雨倾盆。

凌晨一点。警方的计划是秘密控制部分人员,然后秘密接近本煜,最后将其抓获。可计划永远是计划,训练有素的门卫发现了警察,立即报告给本煜——然而已经晚了,整栋楼都被警察层层包围。本煜第一反应即是去找子墨商议,站在子墨的房前,入耳的却是他打电话的声音。

“他已经发现你们了,他在三楼,对…实在不行你们就强攻吧,不用管我。趁着现在雨下得大,你们方便部署。证据我都发给李队长了,张本煜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帮忙照顾我的老娘。”

本煜只觉全身的血都往脑袋上涌。

七年。七年的交情啊。

他踹开子墨的房门,破口大骂。

“刘循子墨你混蛋!”

子墨回头,惊诧的神色只不过一瞬,转而,是有所预料的平和。

“本煜哥。”
“别他妈叫我哥!”

本煜拔枪,直直对准了子墨。子墨未曾退却半步,却也缓缓举起了枪。

“自首吧。”
“我他妈拿你当兄弟,掏心掏肺真心实意,你呢?你呢!”

上一次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好像还是一年前吧。自己一个不慎落入艰险的境地,那时,是本煜带着十来个人匆匆赶来,撕破脸硬碰硬的把我救了下来。那一次,为了我,三个弟兄再也没能回来。子墨默默的回忆着。

“自首吧。”
“七年的交情都被狗吃了吗!我他妈是瞎了眼才把你当哥们儿!”

子墨怎么可能会是卧底呢。之前在一场枪战中,可是他挡在了自己面前啊。从此他的左肩落下了伤,而若没有他,自己就要魂归西天了。他怎么可能会是警察?本煜粗重的喘息着。

“自首吧。”
“自首?老子被你耍了七年现在你说自首我就自首?滚蛋!”

子墨还能记得两个人一起喝酒的场景。本煜将酒瓶重重的放在桌上,畅谈未来,畅谈理想,指指点点,意气风发。本煜喝的大醉,并以为子墨也同他醉了,而事实上子墨很清醒。

卧底,必须时时刻刻保持清醒。

“张本煜,自首吧。不然我会开枪。”
“有本事你就开枪。你要还有那一点良心你就放我走,不然,我要你也同归于尽。”

谁都没有开枪。谁也都没有放下枪。

依旧是对峙。雨下的愈发大了,啪嗒啪嗒的打在窗子上,闪电阵阵,忽明忽暗的光影更衬的屋里诡异可怖。

“张本煜,我真的会开枪。”
“刘循子墨,当初你替我挡枪只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当初你替我打架只是为了提高你的地位?我才不信。你不忍心开枪,对吧?放我走。放我走,我以后绝对不来找你麻烦。我保证。你其实…还是把我当兄弟的,对吧?”
“但我首先是个警察。”
“刘循子墨!”
“你早就被包围了,逃不出去的。最好的选择就是自首。张本煜,你别逼我。”
“你也别逼我!”

一声炸雷,掩盖了枪响。

“什么情况?”

被警察们团团围住的刘循子墨面无表情,话语也是程序化的无波无澜。

“犯罪嫌疑人张本煜拒捕袭警,我正当防卫,将其击毙。”

“好!”局长重重的拍了拍子墨的肩膀,“好!干得漂亮!这张本煜涉及多少案子啊!回去以后我帮你申请,三等功肯定没问题,二等功都是有可能的!”

“不必了。”

子墨推开局长的手,连笑都懒得笑。

“不必了。我打算辞职。”

次年清明。

子墨将一罐啤酒放到餐桌对面,又自顾自开了另一罐,对着空气举杯,又是喃喃。

“本煜哥,敬你的。”
“你会恨我吗?”
“去他妈的正义,去他妈的使命。如果不是顾及我的老娘会被他们控制,我肯定扔下一切跟着你混一辈子。我这么说你会相信吗?真的,我想跟你打拼一辈子。”
“人人都说你坏事做尽,可相比于你,我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干遍了欺瞒挑拨反咬一口的勾当。”
“我是真的拿你当兄弟。”
“知道我为什么开枪吗?我知道他们的部署,知道就算我帮你,你也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与其要你死在别人枪下,还不如我来了结了你。”
“可有一句话我一直想问。如果你逃走了,你真的不会找人来报复我吗?”
“呵呵,你看我…总是这样猜忌,总是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和我一样恶毒狠辣。”
“你不会的吧,本煜哥?你是个好人呢。”
“本煜哥,我想你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