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2015.7.11

【题:醉酒】
【煜墨】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深夜,弯月悬挂在墨色的天幕上,几点星光闪的漫不经心。月色透过树叶,稀稀疏疏的映在地面上,有风吹过,叶子便是哗啦啦的一片响。

本煜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掐灭了烟头。已经是一点了。他望着窗外,有些烦躁。

一点三十分。

门外响起了钥匙窸窣的声音,随后子墨推开门,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厅里。

“本…本煜哥,还没睡啊…”

本煜看着他这幅口齿不清的样子,蹙眉起身,扶着他进了卫生间。

“你这是喝了多少酒?”
“不…不多,不多…你,你为什么不跟着我一起去?”
“跟你一起去,然后两个醉鬼一起在街上吐吗?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这么喝你是作死吗?你这样在街上被人掳走都不知道!明天还拍不拍戏了你?多大个人了不懂得节制不懂得控制自己!”
本煜一面数落着他,一面细致的为他擦脸,帮他漱口,其间子墨吐了一次,本煜也只无奈的拍着他的脊背。

两点。

把终于折腾利索的大波浪抱进卧室换好衣服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本煜舒了口气,躺在了他身边。子墨沾枕头就着,而本煜经这一般闹腾,睡意全无,索性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拿出手机刷起微博来。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只手盘上本煜的胸膛,鬼片一般,吓了本煜一跳。随后,是大波浪的梦呓。

“本煜…”
“我这么喜欢你…”
“别走嘛…留下来陪我…别走别走嘛…”

本煜无语,这小子果然是连睡觉都不忘撒娇。

“不许走!不许你走!”
“别走!”

大概是梦境里的本煜坚决要走吧,子墨有些急了,语气也变得焦躁了起来,以至于颇有手舞足蹈的范儿。本煜把子墨紧紧搂进怀里,像哄孩子一般的念叨着“好,我不走”,而大波浪也似感受到了这般安抚,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甚至还吃吃的笑出了声,露出喜人的小虎牙来。

本煜看着他,也不由跟着笑了。

“今天饶过你,明晚再好好罚你。”

—————转天晚上—————

“啊…疼疼疼…本煜哥哥我招你惹你了啊…哈、啊……轻,你轻点……”
“啊——本煜哥哥——”
【啊大家自行想象好了】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