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_生杀予夺

我问心无愧,未曾相负。

2015.7.10

【题:“你想干嘛?”】
【煜墨】
【真人无关】
【文笔惨烈逻辑混乱敬请忽略】

清晨。

“起床了起床了。”本煜大踏步走进卧室,坐在床沿揉了揉大波浪的头发。温柔的语气换来的却是子墨把头埋进被子里,以及撒娇一般的“再睡五分钟”。本煜无奈,只顺着他。

终于,在第三个“五分钟”后,本煜一把掀开了被子。初春的微冷令子墨打了个哆嗦,不情不愿的睁开眼,语气是转着圈儿的娇嗔。

“我昨天写剧本写到半夜三点呢本煜哥哥……”

本煜扔下一句“甭撒娇”转身就走出了卧室。顿觉气场被压制的大波浪撇了撇嘴,乖乖的起床洗漱去了。

餐桌上。

带着起床气的子墨各种闹着别扭。

“本煜哥咱家盐不要钱是吧?”
“哎呀这面包烤的…别再把我牙弄掉了。”
“牛奶好淡!”
“吃完你的煎鸡蛋我都没心情拍戏了。”

本煜起初是沉默的,毕竟这大波浪动不动就傲娇他早就习惯了。可昨天本煜参加剧本讨论会也是凌晨才入眠,今天早上又是五点就起来折腾这顿早饭。打大波浪赖床的那一刻起他的心情就不太好,到了此时,嗯,大波浪祝你平安。

本煜放下筷子,蹙眉,直直盯着子墨。感受到了低气压的子墨有些心虚,乖乖停止了吐槽。

“你想干嘛?”

本煜低哑的嗓音响了起来,子墨眨巴着眼睛无助的琢磨着周围有没有防身的家伙。

“没想干嘛…那个…好好吃饭啊本煜哥…”

本煜对于他的示弱毫不理睬,站起身来走到子墨面前,攥着他胳膊将他拎了起来,压到墙上。

“你给我学会适可而止。”

随后,是绵长而激烈的吻。【我不会描写耶】

再之后,子墨终于安静了下来,专注地低头吃饭,面上还泛着红晕。而对面的本煜满意的打量着他,默默地想着——

啊,小孩子果然需要适时的管教呢。

评论(5)

热度(16)